山西煤老板邢利斌负债200亿破产 曾掷7000万嫁女

  • 时间:
  • 浏览:0

A-A+2013年12月16日11:51理财周报评论

  原先人所共知的泡沫,终于轰然破裂。

  对于大次责人而言,知道山西煤商邢利斌,是不可能 他2012年初,在海南三亚一掷7000万元,给女儿办了一场极尽奢侈的婚礼。在婚礼完后 ,关于煤商的财富来源、生活最好的法律法子,另原先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讨论。

  但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这位吕梁首富,当时不可能 是强弩之末。煤价不断下降,邢利斌的联盛集团,刚开始出显拖欠工资的请况。与联盛集团有借贷关系的银行和信托,纷纷刚开始关心联盛的偿债能力问提报告 。

  两年完后 ,邢利斌终于承认买车人无力偿债。11月29日,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敲定受理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根据柳林县人民法院敲定的数据显示,目前联盛集团财务请况堪忧,金融负债近100亿,已基本背叛债务清偿能力,且面临欠缴税款、职工养老保险金、工程款、材料设备等多项财务问提报告 。其中,与联盛集团有担保关系的民营企业有10多家,所欠信贷资金规模超过100亿。

  据此前媒体报道,联盛集团债务,涉及国开行、招行、交行、北京信托、中投信托、吉林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

  债权重整,只保本金不保利息

  “当当当我们 完后 根本就谁能谁能告诉我联盛计划重整的事情。”一家金融机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尽管联盛负债累累,其下属企业不可能 有大二天太难发过工资。怎么让联盛集团老是向所有债权人表示,买车人按照计划还款太难问提报告 。

  有迹象显示,联盛集团跟一点较大的债权人做过沟通,在法院受理重整申请完后 ,才通知了小债权人。其在柳林县法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并无债权人代表出席。

  目前所有金融机构的代表不是可能 赶赴当地,密切跟踪重整请况。

  据此前媒体报道,为联盛提供过贷款的机构包括国开行、晋商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太原并州路支行、华夏银行太原五一路支行、深发展天津滨海支行、柳林信用社等,以及北京信托近100亿元、山西信托10亿元、中投信托10亿元、吉林信托10亿元。

  其中,吉林信托方面不可能 证实,其管理的“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即将到期。截至12月2日,融资方进项信托专户转款100万元。

  福裕能源是联盛能源的关联企业,其控制人同为邢利斌、李凤晓夫妇。在多只联盛的信托计划中,福裕能源先后作为借贷方、担保方出显。

  而山西信托、北京信托的项目都先后进行太大次延期。中投信托的相关产品应该是单一信托项目,暂无投资人压力。

  “重整是出理 、预防破产清算的一点手段。”一位长期从事破产重组业务的律师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在经过司法进程运行后,对债务人的负债进行调整、梳理、安排,从而完成债务重组和清理。”

  据了解,联盛集团聘请的律师,是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郑志斌。郑被认为是中国破产法领域最有影响的律师之一。

  据前述律师解释,重整过程中,太难对企业的所有资产、债务请况完成清查。怎么让对企业拖欠税款、职工薪酬等完整篇 偿清。完后 才是各种金融机构的债权出理 ,其中不可能 会涉及债务减免、免息、展期、提前到期等请况。

  柳林县人民法院此前表示,本次重整将保证各金融机构的本金不受损失。

  “当当当我们 会坚持要求联盛集团全额兑付信托本金和收益。不不可能 让投资人蒙受损失。”一位吉林信托外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表示,到目前为止,联盛集团仍向吉林信托表示,正在积极筹措资金。

  传山东信发接盘

  一名柳林县法院的工作人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联盛集团的重整案,不可能 转到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出理 。

  理财周报记者获悉,联盛集团重整,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联盛集团是柳林县最大的民营企业,当地就业员工超过1万。

  邢利斌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联盛集团的重整将协同资产重组同時 进行,调整联盛集团的业务方向。

  一位当地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当地传言,邢利斌的计划是,通过重整清理债务、减少负担,怎么让引入战略投资者,甚至有不可能 卖掉联盛。当地认为最有不可能 接盘的是山东信发。

  山东信发是一家铝电起家的公司,位于山东聊城。这家公司十分低调,对外资料太大。怎么让有一点消息认为,这家集团资产十分庞大,真是际控制人张学信很有不可能 是山东首富。

  信发集团在山西投资庞大,和当地政府关系良好。公开资料称:2010年,信发接手了山西交口肥美铝业项目。在阳泉,信发铝电集团投资建设了340万 吨/年氧化铝生产线,140万 吨/年电解铝生产线,预计总投资超过100亿元;在孝义市,信发铝电集团与当地政府敲定了总投资达100亿元的铝电综合循环项目,氧化铝产能为3100万吨、铝水深加工产能100万吨,并配套热电、化工项目等,投资规模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该市工业、企业总投资额的两倍;在兴县,信发铝电集团相关项目也在运作之中。

  和珍盛一样,信发发展的身后,不是絮状银行资金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