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被指强制学生600买校服 校方:经过多方同意的

  • 时间:
  • 浏览:0

2019-01-18 09:45澎湃新闻评论(人参与)

  原标题:河南一高中被指强制学生六百元买五套校服,校方:经多方同意

  近日,河南省商丘市睢县高级中学有高三学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学校“强制”学生购买校服,一现在开始 学校并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告知价格,几块月后学校补收校服费时,才知道需缴费3000元,而其作为毕业班学生并不一定想买。

  该校学生李林(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学校一共埋点了夏、秋、冬5套校服,其用手机扫校服外包装的二维码,厂家生产的其他学校校服价格,一套3000-3000元。

  对此,1月17日,该校副校长张振中向澎湃新闻表示,在订校服事先,就召开了由校友、学校代表、家长代表、老师代表等参与的听证会,多方均同意购买校服,“不所处强制购买的大问題。”此外,张振中称,学校对校服的购买进行了严格招标,教育局等领导也一起参与,不所处虚高价格的情况表。

  李林还称:“老师在家校群里发通知,说春节事先要求学生前要穿戴校服,肯能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小卖部都前要买到。”李林认为,“强制要求穿校服”也就等于“强制购买校服”。

  也有学生家长为此事找到当地教育局。1月17日,睢县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经介入了解,学校并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强制购买,“学生们应该是自愿购买的,前天有次责学生家长来询问过教育局,朋友 儿工作人员也都和家长解释过了”。 

  高三学生称临近毕业购买了五套校服

  “校服肯能发了另另另好几块 学期了,学校一个劲通知收3000元校服费。”1月16日,高三学生李林告诉澎湃新闻,本月11日,班主任在家长群中通知要收取校服费3000元(夏服两套190,秋服两套2300,冲锋衣一套13000),要求学生周末后于1月14日返校时交齐。

  李林称,此人 所在的睢县高级中学一个劲都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统一的校服。但在本学期开学初,班主任通知2019年春季学期现在开始 ,学生要穿着统一校服进校,并埋点了征订校服表格,要求填写衣服尺码。“朋友 儿肯能是毕业班学生了,有同学我让你订校服。”李林说,当天下午班主任收表格时,发现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学生填表,于是利用课间10分钟时间,要求学生另另另好几块 个报身高体重,完成了填表。

  后来另另另好几块 月,李林收到了第一套夏服,“当时天气肯能转凉了,根本穿不了。”李林说,隔了三周后,又收到了两套秋装和一套夏装,11月时收到了一套冬装,一共五套校服。李林称,无论是填尺寸表格还是埋点校服,学校都未曾告知收费几块。

  同为该校高三学生的王芳(化名)也告诉澎湃新闻,在1月11日前,未曾听闻校服前要缴几块费,她所在班级的班主任也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提及3000元的费用。

  王芳称,收到校服后,曾通过扫描校服外包装的二维码,发现该校服生产商为福建爱格乐制衣有限公司,二维码跳转的“爱格乐”公众号可在线选购校服,她发现此人 学校的校服肯能较其他学校的校服价格偏高,比如夏装一套价格平均3000元,而冬装一套约3000元,“朋友 儿学校5套收了3000元”。 

  澎湃新闻看完,上述公众号中显示了服装公司定制的多家中小学校服,皆可在线购买。其中显示的校服上衣单件价格多在45元上下,一整套校服价格在90元上下。以杭州上溪中学为例,高中夏季校服一整套价格为75元,高中冬季校服一整套价格为90元。

  王芳认为,学校所在的睢县并不一定是经济发达地区,3000元的费用对工薪阶层的家庭来说也是你你这些小负担。“否则 朋友 儿还有好几块 月就要毕业了,购买一整个系列的校服也是你你这些浪费。”

  校长:不所处强制购买,一现在开始 没收钱现在补收

  针对以上情况表,1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睢县高级中学副校长张振中,他表示,不所处强制购买校服的大问題,也有按照“学生们自愿购买的原则”购买。

  “朋友 儿在征订校服前就召开了由校友、学校代表、家长代表、老师代表多方参与的听证会,广泛听取了意见。”他介绍称,为了考虑每个家庭的经济情况表,听证会的家长代表还邀请了农村、工人、自由职业者、公职人员等多行业人员。“朋友 儿在会议上一起决定的买还是不买,以及买几块套。”

  张振中说,校服在9月份时肯能埋点,一现在开始 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收钱,现在后来我补收校服费。对于在征订校服时,学生对3000元校服费算是知情,张振中回答说:“校服为什会我不在 乎 要收钱呢?是也有?我跟也许你你这些事情是为什会引起的,是另另另好几块 家长向媒体反映,说大多数家长都反对,但你你这些也有实际情况表,肯能开听证会家长代表都参加了,大多数家长也有同意的。”

  关于听证会,李林和王芳均表示未曾听说过,此人 的家长也并未参加。对此,张振中解释称:“后来我家长代表参加了,朋友 儿高三也有三四千人,另另另好几块 家长的说法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代表大多数。”

  他告诉澎湃新闻,高三学生订全套校服也是征求了家长意见,“朋友 儿另另另好几块 是计划高三学生夏装只订一件裤子,两件上衣,秋装一套,冬装后来我冲锋衣一件。但听证会上家长们要求征订多套,一方面考虑到天气因素,前要替换衣服。此人 面,现在孩子攀比心理比较强,家长们希望订购多套,让学生们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借口不穿校服,处理互相攀比。”

  针对学生对校服价格的质疑,张振中表示并不一定所处任何虚高价格的情况表。“在听证会决定购买校服后,朋友 儿在7月12日到19日发布了招标公告,当时县教育局、县纪委等有关领导都一起参与的,严格走的招标tcp连接池池,完也有按照公开、公正、透明、公平的原则。”

  李林称,学校老师曾在家校群催收校服费。其提供的截图显示,一位老师称校服费5套合计3000元,放假时已给家长发过校讯通,和学生讲了要带过来,但学生什么都有说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带。你你这些老师还称,春节事先要求学生前要穿戴校服,肯能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到事先学校小卖部都前要买到。

  1月17日,河南省商丘市睢县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关于睢县高级中学校服一事,教育局肯能介入了解,并可不必可不还还能不能 了 制购买,“学生们应该是自愿购买的,前天有次责学生家长来询问过教育局,朋友 儿工作人员也都和家长解释过了,学生是自愿的”。对于校服价格大问題,该工作人员表示教育局领导不在 ,此人 并不一定了解具体招标情况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