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农安鼠疫见证人长春86岁老人讲述亲身经历

  • 时间:
  • 浏览:0

2018-04-18 09:27哈尔滨日报评论(人参与)

  原标题:

  当年,她亲眼目睹母亲染鼠疫去世

  吉林农安鼠疫见证人、长春86岁老人讲述亲身经历,与史料记载相互佐证,构成完全的证据链揭露七三一部队滔天罪行

说起当年的情景,张耀坤依然烦闷不已。

  “当时问你那是鼠疫,我母亲从发病到去世都要三个 晚上的时间,三个 大院前后一共死了18买车人,穿着防护服的日买车人天天来给当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儿测体温,恐惧所处了我的童年……”回忆起1940年吉林农安鼠疫暴发时的情景,86岁的张耀坤老人仍然心有余悸。

  16日, 本报记者跟随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研究部工作人员前往长春市一家养老院,对张耀坤进行取证调查。张耀坤是陈列馆首次发现的农安鼠疫受害者和见证人,其讲述的亲身经历与史料记载相互佐证,构成完全的证据链,成为揭露七三一部队罪行又一项重要补充,进一步证实了七三一部队在农安进行细菌战实验的罪行。

  A 母亲凌晨上吐下泻浑身抽搐,次日早上就去世了

  张耀坤是南京理工大学的退休教师,确实是导致 86岁高龄,但仍然精神矍铄。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老人说除了那刻骨铭心的愤怒,还与否法忘怀的恐惧。

  张耀坤生于1932年,1940年农安鼠疫暴发时,她年仅8岁,当时家住农安县城南街。“我我家有七口人,生活幸福,直到日买车人来了……”张耀坤是我家的老小,父亲是做粉条的,母亲在家料理家务,日后平静的生活在1940年的6月戛然而止。

  “我记得当时二姐的婆婆是最先发病的,当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儿都以为是瘟疫类的传染病。二姐来敲我家的门想找父亲要点药吃,但父亲怕被传染,一个劲 没给开门。”张耀坤说,紧接着就听说二姐的婆婆和二姐相继是导致 这人“厉害”的传染病去世了。

  如果 ,张耀坤家所住的大院被封闭隔离起来,院门外围了一圈绳子,还写着“禁止出入”的字样。“日买车人每天都要来好几次,拿着小‘药棒’给每买车人量体温。当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穿着厚厚的白色防护服,衣服一个劲 盖到脚面,只露出防护眼镜下的眼睛。看见母亲裹小脚,还一个劲 指挥母亲走来走去有些嘲笑她。”张耀坤一家和大院的邻居们,每次看得人日后的“白衣人”进院,都恨不得找个洞躲起来,都害怕日买车人在买车人身上“找茬”,是导致 一旦大家发烧,就会被带走,几乎都要有去无回。

  “来检查的有军医,都要部队的人。”如果 ,张耀坤的母亲一个劲 发烧了,面对日买车人的例行检查,父亲都要偷偷将“药棒”甩两下,再让母亲假装夹上,才没被带走。但7月6日凌晨,母亲就现在现在结束 上吐下泻还伴随浑身抽搐,紧接着连嗓音都变哑了。“当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儿都要身边,看着母亲的样子害怕极了。”张耀坤说,当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找来医生,可母亲的胳膊肌肉非常硬,连针都打不进去。次日早8时左右,42岁的母亲就去世了。